[原创]遇见死亡 【原创评论】



遇见死亡



南楚子/文



死亡,是难以言表的,却也是美好的。它开启了自我审视的快捷键,帮助我们放下一切,回到当下,直面真我。



在一次又一次遭遇死亡的袭击时,那个貌似虚幻的“真我”逐渐显现,犹如一面干净的镜子,照出世俗之我的丑陋与渺小,贪恋尘世的虚荣和浮华;活在幻境之中,却不自知;沉沦于欲望,却不自晓;投身于忙碌,还自以为勤勉,却无自识;实为心眼皆盲,才有这一切繁华的景象。是死亡,促逼我迈进真正的“自我反思”之门,审察——未生之前的我,现在的我以及死后的我是什么?



死亡是真我的复归!死亡是欲望之我的终结,纯净之我的显现,是从肉身的短暂走向灵魂的永恒,是从偶然的生趣迈向必然的寂静,是通向真实、真诚与真理的方便法门。



然而,遗憾的是:这些许美好,经常被恐惧和无知蒙蔽。



因为无知与胆怯,我们总是害怕死亡,逃避死亡,以至于不愿谈及死亡。缺少应有的死亡学知见,哪怕死了无数的人,哪怕一个灵魂无数次死去,却没有建立一个死亡的知识体系,为来人提供火石。即便在宗教里有死亡学,也是锦衣夜行,不为外人所道。



于是,一个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,却无法可依,不知如何自处。犹如黑夜行路却无灯,心生怯意,故而死亡来临,多有畏惧。然而,我们愿意破除这样的迷惘吗?



其实,若不是遇到死亡,我不会这么快思及这些问题,更不会觉得迷惘,不会将之当成余生的根本问题。那时年少,身强体健,勤学善思,为师所赞,有缘有爱,诸事顺利,意气风发,理想高远,不曾领悟诸行无常,诸漏皆苦。即便偶有病痛,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;以为自己所得,实乃自己的付出所致;更何况,性本好山水,就更无意世间得失。



直到赵仲牧先生的去世,惊醒了梦中的我。“死亡”就是一个大问题,堵住了我的人生道路。我只能一步一步翻越,无法绕道,也不可能绕过去,除非丢弃灵魂。若是没有灵魂,若是不寻找真正的自我,若是不反思,不爱上智慧,也就不会与同类的人相遇相知相惜,开启另一段旅程。



尘世唯有死亡,不讲道理,最为公平,无人能逃脱,无非早晚不一,方式不同以及礼仪有别罢了。唯有死亡,能够随时叫停一切,死神随自己的意志按下结束键,我们的人生便戛然而止,一分钟也不多给,来不及安排后事,即便一万个不愿意,甚至付出一切,也换不来多活一秒。



遗憾的是,多数人因此而畏惧死亡,想方设法逃避,寻求长生不死,却对死亡几无所知。于是,南辕北撤,闹剧不断,笑话层出,或求神问仙,烧香拜佛,或访高人寻名医,或炼丹,采阴补阳,罄竹难书。不愿面对死亡,已经成为某些文化的惯性。即便民间风俗,也极为忌讳言死,这是一种遗憾。



死亡,不过是聚集一团的此身散开-化为别的合和物,一段因缘终结,也表明另一段因缘开启,而灵魂仍旧延续,不断增加业力罢了。



生,就是因缘际会,和合成新的物或生命。



死,就是因缘了断,散去,化为它物。



生与死,只是概念有别罢了。



生和死,并没有根本的区别,不过是变换一种形态呈现而已。





2020年4月23日

标签